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让我念念不忘的无价馈赠】(上)【作者:joanne_nam】
【让我念念不忘的无价馈赠】(上)【作者:joanne_nam】
字数:45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时间:我的中学岁月人物:我那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女性朋友地点:她香闺

  各位可别想多了,这女孩邀我上她家,其实是要我修理她坏了的桌上电脑。﹝对,那些年手提电脑仍不甚普遍。﹞

  至於她当时有否其他的目的?唔???至少我心里猜想她是有的,不然我也不会应约。﹝所以接下来,我会简称她为我「女友」。﹞

  但没想到,那台电脑真是坏的厉害,我虽把整套视窗重灌了好几遍,仍是毫无起色。不经不觉已到了下午两时多,女友和我都饿得咕咕作响。

  女友曾好几次劝我:不如算了吧,反正肚子饿了,她家中又没东西可吃,建议我们外出食过午饭再回来继续。

  为何不叫外卖送上门?因为距离女友家最近的食店也在二十分钟步程外,所以店铺不会外送食物上门,只接受外卖自取。

  饥肠辘辘的她,终於忍不住独自下楼买外卖去。疲惫不堪、憋尿已久的我,也趁机在她出门后上一回厕所作小休。

  我一入厕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污衣袋,袋口露了半条黑色丝袜裤出来。
  我眼睛为之一亮,心脏突然急速的跳起来。我拿起丝袜裤,鼻子往私处的位置闻,总觉得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

  仔细察看,果然在袋子最下面又翻到了一套黑色蕾丝边的性感内裤跟胸罩!我深深的闻了一口气,这次我肯定那是一股少女特有的香味。是传说中的处女香吧?

  这我才醒起,女友的姐姐是就读於某某商专。﹝为了简洁,以下略称她为「姐姐」。﹞那女校的制服,上衣款式为长袖白衬衫,搭配黑色窄短裙﹙一蹲下就可见到内裤那种﹚,还有黑色薄身半透明的贴身丝袜。少女穿上后,无比青春的样子真令人垂涎。

  我在街上遇到过多少名如此OL打扮的女学生,那种少女味中亦带出办公室OL的气味,令得我心痕难待,给过我或多或少的幻想。记得有次我坐地铁,对面恰巧坐着一名这商专的女学生。她有一把长长头发,两个圆圆的奶子不大不小,两腿修长。可能是上了课一整天,女学生竟在车上睡着了。我看见她的半透黑丝大腿就已经非常兴奋,鸡巴也不受控地胀了起来。正当我猜想她穿的内裤是甚么颜色时,女学生双脚竟然不自觉地微微张开,春光乍泄,让我见到黑丝内那条隐隐约约的白色内裤。我看得欲望高涨,小弟弟异常的兴奋,心里也燃起了无比的欲火,教我忍不住马上下车到附近的洗手间来「自我解决」。

  我灵光一闪,既然女友至少要四十分钟才能回来,这段时间已足够我拿姐姐的制服和内衣裤,好好玩一回。

  於是我偷偷走进姐姐的房间。我运气好,一打开柜桶,便发现琳琅满目的一堆亵衣,简直令人目眩神迷,各式各样的内衣裤尽在眼前,这可把我给乐坏了。我兴奋的逐件一一拿上手把玩,每件贴身衣物都是同色系列,每一件都是那么的性感,各系列的奶罩和内裤都有不同的质料:纯白的棉质、浅咖啡色的是丝质、黑色的喱士等等。它们除了触发我视觉的刺激之外,还有嗅觉、触觉等感官的兴奋。

  该选择那一条来玩玩好呢?这也真是一条很伤脑筋的幸福问题。

  我心头乱跳,最终拿起了我最喜欢的白色内裤,包在已硬直的阳具上,不断的搓弄,幻想着如何可以和这内裤的主人造爱。脑海中有个声音在问:不知道伸手入姐姐的制服裙内,隔着黑丝和内裤摸她阴户的感觉是如何呢?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往隔壁厕所里,偷姐姐穿过的,还有着她体香的内裤胸罩跟丝袜裤,穿上身来过过瘾!

  对着衣柜镜,我看到自己即使穿上了姐姐的内裤胸罩丝袜裤,感觉还是有点奇怪。对了,我戴上了罩罩的胸前,就是太平坦了,几乎看不到凸起。於是我顺手拿来姐姐的两双丝袜,揉成两团塞在罩罩中。好多了,我胸前隆起了两座圆山峰,让我忍不住搓弄起来。

  可是内裤包着的私隐部位,却高高的直挺起来。不对嘛,姐姐的下阴应该是滑滑的。这时,彷彿有股神奇的力量告诉我:既然我要扮姐姐,人家可是一个好女孩啰,怎么会只穿着内衣裤在家到处乱跑,引诱隔壁的大叔来偷窥呢?

  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费了一点时间,终於从衣柜里找到了姐姐的一套商专校服。穿上这套服裙时,我莫名的亢奋起来。大概我这个男生长得比姐姐高,这条校裙看来不太适合我,本来已经是短裙的它,穿上我身就直接变迷你短裙了。我一抬腿,便能看到自己的女生内裤。

  我穿好后,再欣赏一下镜中的商专女生吧。可爱极了!「她」上半身流露出优雅气质,下半身穿着性感的黑丝袜,仅仅盖着屁股的超迷你黑色窄裙,秀出一双修长美腰,看得我心花怒放。真的好刺激,大脑仍然停留在男生模式的我,也忍不住很想要扑上这性感迷人的「美女」身上去!

  我躺在姐姐的床上,幻想现在正抚摸着姐姐的身体,一面伸入裙底,握住黑丝内胀得要爆炸似的阳具来自慰。另一手用姐姐的一个奶罩不停地揩刷自己的面,罩杯也紧紧罩上鼻子。我的行为真是变态,不过我喜欢。

  正当我全心投入,完全陶醉於这游戏时,突然房门打开了,门外站着四个身穿跟我一式一样校服的女生。她们以十分讶异、骇然的神情,望定了我。居中的女生,有着一张美艳的面孔,长相跟我女友有几分相似,应该是女友的姐姐无异。
  陡然站定的姐姐,眼晴瞪得极大,皆因她开始明白到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就是一个陌生男子闯进她香闺,还大刺刺的穿上她的亵衣和校服来自慰。

  可想而知,一开门就看见我的姐姐,根本无法忍受眼前的事,是以她神情渐变狞厉,铁青的面色映出她心中的盛怒。她气得狠狠瞪着我破口大骂,大声怒斥:「你是谁?为什么闯入我家?在干甚么?」

  给她逮个正着的我,在床上一面挣扎着爬起来,一面却仍然望着她,额上有老大的汗珠沁出来。事到如今,我唯有结结巴巴地把事情和盘托出。

  又是气炸、又是错愕的姐姐听着听着,除了瞪大眼睛外,实在也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才好。而她的同学纷纷露出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频频说:「不要脸!下流!噁心!」

  由於我能说出她妹妹的名字和一大堆个人资料,姐姐也相信了我是实话实说,面色也渐渐和缓起来。

  我边解释边向姐姐打躬作揖,不住赔罪说:「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以后都不敢了。希望你能原谅我,别把此事告诉你妹妹!」

  她过了好一会,才长歎一声,情绪像是平复了许多,并不住摇头叹息,用着生硬又厌恶的语气对我说道:「我妹妹竟然交上一个如此变态的坏男友!」
  只是她的同学们却七嘴八舌:「报警吧!这种淫贼,绝不能姑息。」

  形势比人强下,我哭丧着脸,低声哀求道:「不要报警吧,要是明天这事被登上了报头新闻,我就完蛋了。」我又很诚恳地道:「我是真心真意向你道歉的。」
  姐姐想了一想,只是摇头:「你不能一句道歉就了事的。」

  姐姐和她的同学们互望了一眼,交头接耳,低声讨论起来。

  我只好用哀求的目光望定了她们:「只要不报警吧,你们要我做甚么也可以的!」

  可是从她们脸上的神情上,我立时知道自己作出了一个十分愚蠢的承诺。
  她们眉来眼去,然后姐姐的一位同学先开口。她以带点邪气的奇怪笑容望着我,我也望着她,她「嘿」地一下乾笑:「真的是要你做甚么也可以?!」
  我赶紧陪着笑:「能做的我一定做!一定!」

  她连笑了三下,我陪了三下。

  同学忽然伸手掩嘴一笑,哼了声,冷不防冒出这话:「好!那我们就阉了你吧!你愿意吗?」

  ﹝甚么?阉了我?﹞她那句话吓得我面青唇白,惊出一身冷汗。

  那女脸一沉,嘿嘿冷笑:「你不是爱穿裙嘛?乾脆乖乖地让我们阉了,以后当一辈子女生吧!」

  我顿时满脸通红,神情非常尴尬,完全不知如何回应是好,只好不住摇头。
  另一女笑不拢嘴,拍着手大叫:「这么样的惩戒办法,真有意思!除去他的劣根,免得他日后再做这种猥琐下流、败坏风俗的事。」

  原来发话的女生乘胜追击:「怎么啦?要我们报警?还是让我们阉了你?」
  全员女生都笑得人仰马翻,除了我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不作声,就当你鱼与熊掌,一并兼得。那我们先阉了你,再把你送到警察局!」她慢条斯理地总结。

  这时她们已经笑得娇躯乱颤,我也实在无法知道她们的嘲笑声究竟持继了多久。

  可是我忽然想起女友快要回来了。对了,女友也许是我的救命草。

  「就看在你妹的面上,求求你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不要阉了我,也不要告官去。就当今天发发善心,饶恕我一次!」我发出可怜的哀求声,脸上也展现了十分惭愧的神情,希望可以打动姐姐的心。

  我察觉到姐姐微微的抿了一下嘴唇,看来我的求情对她起了作用。所谓「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我为了显示自己道歉的诚意,做了一个深呼吸后,便向着姐姐下跪磕头,嘴巴不停道歉说「对不起」,并崩溃大哭起来。

  脸色已经和缓下来的姐姐发出了「哼」的一声:「你做了错事,嘴上说说『对不起』就成了么?怎可能不用接受惩罚?」

  一开始说要阉了我的女生在姐姐身傍附耳而言,唧咕了好一会,其间她眼不停瞄着我,姐姐样子起先有些犹疑,最终也点了点头。

  我心里砰砰跳了起来,看来可怕的命运并没有就此完结。

  终於她们商量完了。那女以一副得胜的神情斜睨着我,定是姐姐接纳了她的鬼主意。只是,还有甚么玩意儿会比阉掉我更糟糕。

  姐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情也变得严肃:「为了惩戒你对我的无礼、亵渎、和冒犯,我还是要给你一点刑罚。」

  我望向姐姐,她却奇怪地避开了我的眼光,有点害羞地说下去:「我们可是认真的。为了我妹妹,为了帮助她男友纠正陋习,我们才决定以羞辱来给你上宝贵的一课。」

  看到姐姐的暧昧表情,听到了她这样的希奇古怪话语,我心中不禁充满了疑惑,可是却全然猜不透是怎么一回事。

  提出要阉了我的女生接口:「你说要我们给面子你女友么?嘻嘻??????那就由她来决定,你的男根可否『活下去』唷!」

  我瞥见姐姐的脸色有点难看。

  那女兴奋地解释:「你喜欢穿裙扮女生么?我们就让你穿着这套校服裙等你女友回来。要是你能把她骗过去,相信你真是女生的话,那么你的小弟弟便可免一死。」

  我以为她在说笑,但见她一本正经地瞪着我:「不愿意?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勉强你。那么你不如快快告诉我:阉割和报警,你选哪一项?」

  我吓得全身出了冷汗,自问又不是那种男生女相的娘娘腔,要是露馅了,那岂不是??????

  另一女生加入游说,推波助澜说:「放心,如果你提出要求,我们也会替你化妆和让你戴上假发的。」

  原先的女生狡猾地笑了一下:「总之,你今天就是要忘掉自己的男生身份。至於最后你会成为一个雄风犹在的假女孩,还是一个丢了鸡鸡的真女孩,那就要看你有多努力,扮得有多像一个女孩子了。」

  我涨红了脸半晌讲不出话。过了好一会,我才屈服了,以有点鸣咽的声音轻声道:「好吧。那可否马上替我化妆?我怕女友就要回??????」

  我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那女以一阵清脆的笑声所打断:「嘻嘻??????我还没说完。骗得过你女友,只能保住你的男儿身。要我们不报警的话,你还要满足我们的另一条件。」

  我愣住了。

  那女淫笑着补充:「唏!你不是喜欢易服来手淫嘛?所谓行乐须及时,今天我们就赐给你一个绝佳机会,让你充分享受女装自慰的乐趣。」

  我吃惊得差点昏厥过去,那女的声音变得十分温柔:「你要在你女友背后,掏出你的傢伙来射一炮,自慰给我们看,作为道歉。只要你女友没发现你的丑行,那我们便不报警,今天的事亦既往不咎!」

  事已至此,我唯有铤而走险,硬着头皮答应,走一步看一步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