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大卫与桑妮娅】【作者:瞳】
【大卫与桑妮娅】【作者:瞳】
字数:7834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第一部大卫的征服

  你很努力作战但你根本毫无取胜的机会。

  现在,桑妮娅你已落入我的手里。

  美丽的桑妮娅公主现在已等同女奴而不久你更会成为一个荡娃:我的荡娃。
  成为我的俘虏后以前一切的尊贵优越烟消云散感觉如何?

  现在你只能服从我的指示去取悦于我。

  对!你要取悦于我。

  原因就是如果你能取悦于我,我就会亲手给你一个痛快让你死得像个公主。
  但如果你不取悦我,你有一张很美丽的脸蛋,还有那双慑人心魄的乌黑眼睛……你大概和我的女儿一样年纪吧,但你和她的命运就是天渊之别了………
  你要取悦我,桑妮娅,你明白吗?

  首先,我要你为我剥去你身上的衣物。

  我会坐在宝座上看你——就是这本属于你父亲的宝座。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让你那漂亮的侍女们帮你卸下你的行头。

  但公主,记着这过程一定要具挑逗性,别忘记你要取悦于我。

  当你全裸后,你可以跪下来为我自渎。

  你要务使我可以看清楚你的芳穴,因为我打算很快就进驻。

  你还是希望我会探进去好些。

  但公主,不必太担心。

  我知道你有美丽的胴体而我这一刻已因为即将看到他的裸体而兴奋了。
  试试再令我进一步兴奋吧。

  努力让我硬起来,淫荡的公主。

  好了,开始吧。

             第二部桑妮娅的反击

  所有人都注目在我的身上。

  他们都看着:曾效力我父王的大臣,贵妇人和侍女,小侍从们,卫士,平头百姓。

  我知道他们想我怎样做。

  以蔑视作为对抗。

  反正我难逃一死。

  你绝不会让我活下去,一个活生生的我可以成为勤王党揭竿而起的动力。
  这对你绝对是危险的。

  但如果我可以反抗……他们也可以。

  当然不是马上,是在将来。

  我的死将会成为一个传奇,我就是殉难的圣女,而你就成了万劫不复永背骂名的恶魔。

  对,他们无论如何也可以看到我血溅十步。

  他们正期待着呢。

  我望向你,坐在我父王的宝座上。

  你看去如此残忍无情,好色,但同时长得不难看。

  我想:如果我们早一点在战斗与杀戮之前相遇会有怎样不同的结果呢?我们可能成为恋人,并辔而行,一起战斗,征服世界-.

  那会是一个属于我们二人的世界。

  不过,也可能不会如此吧……

  现在这已无关重要了。

  命中注定的,要来就来……

  我从跪姿站了起来。

  大殿中鸦雀无声。

  我下一步怎样做将决定我的王国和臣民的命运:究竟是不休不止的反抗,抑是卑躬屈膝成为臣虏。

  我可以感觉到那让黑色皮甲上贴身的乳杯底层与我已硬起来的乳蒂磨擦。
  对啊,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我人生中的最高点。

  在这一点悬系着一个王国的命运和它未来历史的方向。

  我定睛望向你那冰冷的蓝眼睛,从当中那一丝忐忑得到了快感。

  我知道你在一生中从没有像这一刻如此的患得患失。

  那双眼睛曾在战斗中如此坚定与凶猛,那双手曾把我击败,把与我共肩作战的女伴们杀死,或以削尖木椿穿透又或者斩首……始果我拒绝服从你,你除了命令把我以最残酷的方法处死外别无选择。

  我知道你不想如此。

  你要的是我的顺从,屈膝,以及,对,你要我,肉体与灵魂两者缺一不可。
  全世界在屏息以待。

  然后,慢慢地,我垂下眼睛望向地面。

  我双手提升至我的胸部高度并缓缓地隔着那闪亮着光泽的黑皮软甲上抚慰酥胸。

  人们在惊愕,不敢相信与鄙视中窃窃私语,我只淡然一笑。

  我知道我的乳蒂已硬得厉害,它们正哀求我把它们释放出来。

  但我打算再让它们受折磨多一会。

  我把双足慢慢挑逗地分张,让我修长的双腿,亮光得可照影的白色大理石地阶与遮掩我私处的黑皮紧身短裤的最下方成了一三角形空间,我听到人们的喘气声,我听到你的喘气声。

  我双足立定,如同有一枚九吋钉子把它们钉死在地上一样,然后我摇动我的小蛮腰划出一个一个的圈子,让我那长长的黑发不断有如拖着尾巴的流星划过夜空盘旋。

  只是这流星和它的尾巴却比夜更要黑得贼亮。

  长发舞动划破空间成了唯一的声音,空气越来越贝压迫感。

  我看到汗水自你的额角滴下,你喉部因吞下自己的口涎时发出咕咕声,而你半裸的胸膛随着我每一动作而起伏。

  我开始移动了,在大理石上踏出圆环形的碎步。

  你明白我要的是什么。

  你的手指卡嗒一声,笛子与鼓倏然响起。

  我以旋转的舞步摆弄出诱惑的姿势;从我喉间发出了微小的声响:在请求,哀求,要求欢愉。

  我的双手术向我乳杯,在微弱的「卡嗒」中,那双乳杯被释放了。

  我让乳杯再恋栈曾被它们庇荫的美丽住客多一会与之告别。

  它们知道再没有机会重新包裹着我的奶子的了。

  我让肩带滑下,再在一个完美的转身中把那东西脱了下来并抛向你。

  它落在你前方,杯尖向上。

  我知道你想拾起它,把我残留在上的体香引入你的心靡。

  但在众人目光下你却无法如此。

  如果你贸然这样做,无异是向众人承认你已被我所折服,而这高昂代价是你付不起的……

  我抚慰我的乳房,拗身向后让所有人都可以更清晰地欣赏。

  我可以感到殿中所有男人的袍子下已饬出反应。

  男的欲火焚身中目瞪口呆;女的则在愤恨与妒嫉中暗暗诅咒。

  我再次笑了,把手指移向我一双大腿之间。

  黑色皮质三角裤之下已是濡湿得一塌糊涂。

  我再转身,在你之前跪下。

  在他身旁的宫女上前把那镶有华贵红,绿宝石的腰带解下。

  它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的蛮腰。

  三角裤侧面的连接部份被割开了,于是它就自我身体上滑掉下来。

  我终于全裸了。

  我加速了呼吸。

  音乐的拍子改变了,摇鼓的拍子配合着我的舞步。

  我以双手在身上游移。

  长发的末端在我以腰扭动身体中扫过大理石。

  然后,我的手指终于找到它们要追寻的快乐之源。

  我左手的指慢慢的把阴唇拉开展示那带粉红部份:它在潮润中再向你招唤。
  我开始呻吟,同时以另一手探入。

  我摸进门户,把手指插入好让它们被我的体液滋润。

  然后,随着音乐,它们开始征服的最后一段旅程。

  它们一步一步的深入,间中随着我的感觉高涨而暂行后撤。

  我呻吟得更响了。

  我听到他们称我作娼妇。

  对啊。

  我是娼妇,而且是心甘情愿的。

  我知道你想要我而我正向你自动献身;不是因为恐惧会被不人道地处决,而是因为我怀着和正在你内心炽热燃烧的激情。

  你想要我。

  啊,你是那么想要我!而我的身体对我说我也想要你。

  只有通过顺从与背叛我才可以得到我的胜利。

  我为什么要听他们的?我为什么要为无望回天的斗争去成为一个殉道者?
  为什么我要以死亡去成为他们的空洞的象征物?不!我要做我自己!我要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我想死,是因为我,桑妮娅,这王国的公主希望如此,渴望如此,这是我应得的!我要毁了他们,毁了他们的自大与自私。

  他们竟胆敢要我一切依照他们心中定下的所谓贞洁,忠诚,牺牲原则去死!去干他们想我干的事!

  对!我是娼妇,一个心甘情愿的娼妇,而你,我的征服者,我身体及灵魂的污辱者,我所爱的人,将在这儿并当着他们把我占有而我将以可翻天覆地的激情回应。

  我会毫不保留地叫床,我会拥抱你,引领你的阳物由我双唇进口腔直至它把我的口填得满满的像要威胁要插入深喉把我弄至窒息我呻吟得更厉害!

  更狂野而我的左手被提至唇边,我把黏到那儿上面的润湿舐干,以我口中的润液作为交换。

  我以这混合液体涂到我的酥胸,我的乳沟,我的脸,我的喉上。

  是啊,来吧,吾爱,占有我。

  插进我无耻的阴道与肛门。

  使我在剧痛与欢愉中狂叫。

  让我们升华至从无人可达的极乐巅峰,去一个只有欲望和渴望毁灭与被毁灭的天地。

  对,你必须毁灭我。

  只有以你双手亲自毁灭我你才可以永远占有我。

  毁灭我,杀掉我;不是以你的宝剑一下子杀掉而是以你可以想像出来最残忍的工具和方法。

  展示给你们看你是征服者而我是愿意被你征服的。

  我们一起挫败他们并让他们一生一世都不能磨灭在他们脑海中这耻辱:我们造爱的每一个细节,公开的宣淫,及你最后残酷的方式把我杀死让他们所有人都心胆俱裂;就除了我这个甘之如饴的受刑者。

  把我的首级插在你的长矛上再把它竖立于城头。

  把我的身体抛下去给饿犬吃掉。

  把我当作你我都湛望我成为的淫娃对待我,

  我呻吟中一次又一次高潮了。

  我望向你,欲焰在我俩的眸子中……我在等待着……

             第三部大卫的欲望

  汗水自我的前额滴下我的左颊。

  我的喉头有如最干旱的沙漠一样灼热。

  我的眼睛被它们所见的俘虏了。

  我几经辛苦才把它们扯离再望向四周。

  朝臣都有如著魔:不是被迷着了就是诅咒。

  我可以看到不少人中眼里的欲火,就如同我眼中的欲火一样。

  我心甘情愿的把双眼移回它们的囚室。

  我已不肯定什么在发生:我既是把控一切,又像一切都失控。

  然后,我固然明白了:这就是你想要的!你和我一样想要这个。

  你渴望成为我的淫娃以及最后无可逃避的命运。

  你渴望被羞辱。

  你渴望只有我才能加诸你身上的痛苦和欢乐。

  你渴望被我亲手以残忍方法结束生命。

  我会给你的;甚至给你更多的。

  为什么我会应允你?因为它们是出于我手。

  我想要你,像天地初开以来没有一个男人像我如此想要一个女人似的。
  我会带你到达极乐再把她带回来然后亲手杀掉你。

  而你必须死。

  就是这样简单。

  我不能让你活下来成为我王权的威胁。

  你在跳出七脱舞时我的男根已硬梆梆了。

  我在宝座上不舒服地移动。

  你笑了。

  你是知道我的感觉。

  在你卡嗒一声中解下了胸杯时我几乎跳了起来。

  我身不由己。

  我身体向前倾渴望那两只黑色乳杯从你的奶子上快点掉下来。

  然后,它们被抛到我脚下。

  我几乎想弯下身把它拾起放在我的鼻子前。

  我最后勉强压止了卫动,因为这一来我就会被人认为我已被你征服。

  这是我不能让它发生的事。

  最少,我要和你平起平坐。

  终于你全裸了,并以手指探入你的蜜穴。

  我的眼睁得大大的,怀疑自己已是处身天堂的大门。

  在千盏烛光中我可以清楚看到你的体液在闪烁。

  我可以感到我自己的液体已在我的长袍下涓涓不绝。

  你的呻吟在大殿中回响而你的手指继续它们寻欢的任务。

  所有眼球都被正在高潮中的你吸引着了。

  有人低声说无耻,说淫娃,但肯定没有一个男人不渴望上了你。

  也许女人之中也有不少渴望抚摸你美丽的身体。

  只是,他们都只能怀妒嫉看着,因为你是我的,只有我才可以享受,羞辱,占有以及干掉你。

  你已完成了欢愉之旅了,以激情的目光望向同样具激情的我。

  在所有人噤声中你的眼睛向我说明一切。

  它们说:我已准备我了。

  把我当作你想我成为而我实际确是的淫娃吧。

  一切在无声之中却又振聋发瞆.

  你已跪下。

  我离开宝座高高的站在你面前。

  我的裸胸急剧地随着我的爱欲起伏。

  我把那遮掩我下半身的华美格子袍扯开。

  你望向在内指向你的命运:它在你以舌头润湿双唇时马上涨大了。

  我把袍覆在你身上再把手按你的头移向我。

  你根本不需要我的示意就把那又长又硬的那儿纳入口中。

  我想不发出那喘气声却无法做到。

  也不打紧了。

  你把舌头卷着我那儿于是我感到那儿一阵暖暖的。

  它在你不断吸啜和释放中快乐地振动着。

  我脸上表情让所有在场的人都知道我已宣泄了。

  他们像被时间冻封了似的望向在袍子下挪动的你。

  你终于从那里攒出来了,口边和胸脯上都是我的污液。

  「婊子!」我听到压低的声音道。

  我把你按倒,将你双臂压在地上然后上了你。

  汗水自我身上滴下至你的胴体。

  我以胜利者的姿态望向在我下方的你,你却也以胜利者的笑容向我回望。
  我插进你的芳穴,那快感令我浑身一震。

  我摇摆身体好像如此就可以把你那儿弄得大一些。

  前前后后抽插,然后是数下深入的探击。

  你已无法抑止你的响彻全殿的呻吟,我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然后我满足地宣泄了。

  你在那一刻发出尖叫,好像这一刹那是属于你的。

  我把袍子弄好再坐到宝座上。

  我望向仰卧在地喘着气的你。

  「你准备好受死了吗?」我问。

  「不!还没有……」你回答,然后你就掌膝撑地。

  「你是否是个真正的男人?」你问。

  所有人都被你的放荡惊呆了。

  我却因你的挑战而发笑。

  我要休息一会儿因为我已不是当年的年轻力壮。

  我命令人把我的大砍刀拿来,这是我最喜爱的武器,我可以用它在六呎开外把一颗豆子一分为二。

  我也可以一刀把一株树砍倒。

  我拥有的是准绳与力量,而你却是如此娇弱地俯伏在我前方。

  我围着你走一一圈,把冰冷刀刃放在你的背上。

  围观的人深深吸了一口气而你的身子抖摆了一下。

  我把大砍刀横搁在宝座上俯视着你。

  我把双臂把你搂抱,吻你的背,再盈握你的乳房。

  你的身体向后拗曲;我知道你喜欢这感觉。

  那硬了的乳蒂令我又一次欲念高张。

  我扯开袍子再一次冲刺。

  你在羞辱及痛楚中凄厉地尖叫。

  冲刺持续,尖叫也没有停止。

  终于我在你臀部发泄,精液喷洒在你的背和臀部上。

  我捡起了大刀,回到我的宝座上,以指轻拍刀。

  你转过身来以背贴地望向那双刃的大砍刀明白那将是把你置于死地的工具。
  是时间丧命了,桑妮娅公主,我坐在那儿看看你会否回心转意而向我哀求饶命,又或许你希望我给你一个痛快而不是残忍的死亡。

  公主,我在等你的回答。

             第四部桑妮娅的欲望

  我坐起来,臀叶压在我的足踝上。

  我垂下头试图抑止我的喘气。

  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全裸,被污辱,却是慑人的美和盲满原始诱惑,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精液滑下我的肌肤。

  肛道如同火灼,提醒我刚受到的冲刺把内壁撕裂。

  我可以看到我的乳房,乳头因你的抚弄而变得硬硬的。

  对,中它们在你掌心取悦于你的那短暂时光也是我十七岁人生中的最高点。
  这已足够。

  我以前也有不少情人:男的,女的。

  但我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快感和释放。

  我是你的,现在,永远……

  我向上望,见到你手中的大砍刀。

  我狠狠吞了一口口沫。

  如果说我绝不畏死就只会是个谎言。

  但我更渴望被你占有,完全的,没有任何保留的而唯一的方法是通过你手导致我的死亡。

  是的,我要它………

  我想到你会以最可怕的方法干掉我而双眼闪烁。

  来吧,吾爱,我的征服者。

  给我希望得到的,渴望得到的,哀求而来的。

  让我的首级装饰你的雉堞。

  把我那双你曾盈握的双乳割下来抛给你的猎犬进食。

  把我赤裸的尸体以骏马或战车绕着我父王的城拖行,让所有人看到他们的公主最后的下场。

  我跪坐起来,以掌心抚摸我奶子的尖端把你的精液涂到我粉红乳蒂的周围。
  我的一双大腿紧紧地贴到一起直至我感到自我的阴道中传来的另一次亢奋。
  「啊……」我呻吟了,完全明白这对周遭的人的效应。

  「宰了那母狗!宰了那母狗!」起始时只是虚怯的几声。

  但看到你没有怒意,他们就觉得你也是如此想了。

  「宰了那母狗,主公。宰了那母狗,我们将永远是你忠心的臣民。就把她的头交给我们吧。」他们已在嚣叫了。

  我看到你站了起来,一脸红红的。

  太好了。

  我知道你会杀我。

  杀吧!让你的战绩和我这战败公主被处刑的故事在以后数百年中每一堆篝火旁辗转流传。

  他们一代一代人会听到一个放纵了的公主变成了毫无羞耻之心的淫娃,把自己献给征服者去淫辱的故事。

  让我成为你的传奇的一部份:作为你的受刑人,你征服的猎物。

  我不管你是否很快就因为有了别的唇红齿白美女把我忘得一干二净,反正到时我只会是一具骷髅与尘土。

  管他的!

  但今天是属于我们的。

  这是我们共同的胜利,我们一起战胜了他们,战胜了虚伪,战胜了所谓的理性。

  求你在陶醉于我因痛楚而发出惨叫时才把我斩首。

  他们可能以为那惨叫是软弱的表现。

  可是你和我都知道这是我为我们二人唱出的赞歌,唱的是我顺从于你,是爱,是欲念的征服,是通过被毁灭而被你永远拥有。

  让我们的情欲文融为一。

  在大刀砍下的一刹那,我的灵魂将飞向你,成为你的一部份,我们再分不出你和我……

  我把左手向下移到我的阴户再一次自渎……

              尾声大卫的胜利

  我被押至大寺的前方。

  在那儿,有一棵行刑树。

  自我的童年,我已在这里看过无数少女被处行刑的场面。

  她们在那稍高于一个女性身体的树桠上扭动的身体一直都在我内心引起震荡:究竟在那尖叉上丧命会是如何感觉呢?今天我终于可以体验了。

  群众在鸦雀无声中等待。

  那两名制肘着我的半裸男人帮助我坐在树桠上。

  那儿原是有一根木杵隐藏着的,它刚好在女性阴唇位置,而它正静静地滑进我的身体。

  我可以感到它正撕裂我的内壁。

  我发出尖叫。

  那痛令人难以忍受,但同时我却感到亢奋在我体内炸开。

  以前的少女在受刑时会是同样的感觉吗?我开始让自己的身体在木杵上下挪动。

  那两男子放松了他们的手让我可以最后一次抚慰我的身体,我把双手置于我丰满乳房下把它们高高托起。

  乳蒂已是如此坚硬,我真的希望有人可以吻啜和把玩它们。

  我开始放浪地呻吟。

  围观的人终于明白是什么一回事,就大声谩骂。

  「杀了她!杀了她!」

  你拾起了大砍刀向我走来。

  「受死吧,淫娃!」

  我以舌头最后一次润湿我的咽喉。

  之后,我自动把双手绕树干反扣再把胸脯挺起。

  「给我应得的下场。残忍点对我,」我哀求道。

  那大砍刀被高高举起再狠狠劈在我左方乳房上。

  我惨叫。

  那乳房飞离我的身体落在一石上,乳头在微风中振抖。

  「啊………」

  众人欢呼但马上就变成了更猛烈的咒骂,因为他们看到我主动把另一只乳房挺起受斩。

  「淫娃!淫娃!剥了她的皮吧!」

  你望向我的双眼,看看我是否想早点了断抑是受更大的痛苦。

  我紧咬下唇点点头,你明白了。

  又一刀劈下,我的另一只乳房也被劈飞了。

  「啊……」我的尖叫混合了痛楚与快感。

  从人群中央有数条犬走了出来,其中一气幸运的衔了一只乳房就快快地走了。
  其他的就争夺余下的奖品。

  太好了!

  我在树桠上扭动,让那垂直的木杵插得越来越深。

  对我来说,这已不再是根木杵,而是你的阳物。

  我们已融成一体,永不分离。

  你把刀尖对准的肋骨上的柔肤向前一扭,我的眼睛在他把我开膛时睁得大大的。

  「啊……」这次,我只能喊出短短一声了。

  从我大腿传来的湿黏告诉我我的肠子已开始滑到地上。

  那些抢不到乳房的饿犬现在转而争夺我的肠子了。

  好样的!

  你让我再享受这最后的剧痛与极乐。

  我的身体已不自主的摆抖起来,而血自我的嘴角溢出。

  我把身体向后拗去将喉部挺高。

  你割断了我的喉。

  我拼命吸气:一下,再一下,之后就完了。

  我的瞳孔望向虚空。

  你割下我的头。

  当群众见到我的首级被高高举起时发出了欢呼。

  「婊子已死,她的家族也被全消灭净尽了!」你宣布。

  群众都跪了下来。

  「天佑吾王!」

  「天佑吾王!」

  我的首级交到一名卫兵把它插在城堞上一根长枪的尖端示众。

  飞鸟将会啄出我的眼睛,吃尽我的脸肉剩下头骨;而我被割切得惨不忍睹的尸体则被卸了下来再被人抓着足踝拖去喂其他的饿犬。

  对我来说,这也是死得其所。

  你转身返回你新的宫殿。

  只有在你身旁的小侍从才发觉你眼中有一抹的哀伤……

  「陛下?」他问。

  「没有什么,只是风。」你说。

  你踏进王宫的一刻回身望了我那拖着长长黑发在风中飘荡的首级一眼。
  然后,厚重的大门就关上了。

                (完)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